茄子视频app视频加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!

温暖的阳光照耀在酒店的阳台上,几盆轻盈的蒲藤草随晨风轻轻地飘扬,两只百灵鸟落在阳台上,它们叽叽喳喳的叫声吵醒了房间的主人。

“嗯……”琳达嗯咛了一声,不太情愿的睁开眼睛。ding就在身边,她露出了甜美的笑容。她试图爬起来,却发现爱人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,小腹也被他压住了。

她不想吵醒自己心爱的人,所以静静地躺着,耳朵能听见房间里的钟表走动的声音,沉重的呼吸吹拂在脸上。呼吸着他的呼吸,眼睛一刻也不愿意离开他:“ding睡得真香,他昨天一定很累了。”

他睡得很沉,因为的确很累了。一个人的精神却要承受两个人的意识,这样的精力消耗,让他的疲累成倍的增加。他在睡梦中换了个姿势,将琳达抱在了怀里,脸贴在了琳达的肩头。

“他这样一定睡得很舒适,他在梦里是不是想着我?”琳达在心里想着,仅管这样被抱着不是很舒服,但她却很享受这一刻,因为这一刻是她的心愿~~所以她不愿动,不愿打破这份被拥抱的感觉,被紧紧地抱着,然后慢慢融化。

对于男人来说,十四岁和十六岁有很大的区别,十四岁的男人还只是个孩子,十六岁的男人已经是成年人了。他们的心智更加成熟,他们的思维和想象也变得跟以前不一样,更大的不同,是他们已经开始学会爱。

爱,总能将人融化,因为它是一种享受,不管是付出爱的人,还是接受爱的人,都能享受到爱的滋味。

时间一点点过去,睡梦中的人终于醒了。他抬琳达却舍不得这份感觉,反而抱住了他,并将心口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。

“醒了很久了?”冰稚邪问,但琳达没有说话,她只是安静地躺着,什么都不用说,什么都不必说。因为这一刻心是挨着的,贴在他的心口,也贴在自己心口。

冰稚邪抚摸着她的发丝,抚弄着她的耳朵:“为什么现在的这么可爱?”

“喜欢这样的我么?”琳达一眨不眨的着他,黑色的眼眸里露出的是浓浓的爱意。

软萌少女俏皮双马尾粉嫩吊带裙私房写真图片

冰稚邪说:“像一块巧克力。”

琳达问:“为什么?”

冰稚邪笑着说:“又香又甜,还是牛奶夹心的。”

琳达用嘴唇咬了他的脸一口,美美的笑道:“我要是巧克力,就要吃光我,一点儿也不许剩。”

“那要把自己变得更甜才行。”冰稚邪道。

琳达笑了笑:“我们是不是该起来了?”

屋里,猫头鹰挂钟的两只眼睛来回的摆动着,似乎要表示它的不满,发出了‘咕咕……咕咕……’的钟鸣声。

“已经十一点了啊。”冰稚邪打了个哈欠。

“还没睡好吗?”

冰稚邪道:“影从昨天到现在都没休息,身体和精神上的疲累依旧还在。”

“那他……”琳达脸上有些红红的,但总不能每次都等到他睡着了才能做亲密的事情吧,何况以他的警觉,稍稍有些动作他就会醒来,这是逃避不了的事情。琳达道:“没休息好,就再休息吧。”

“不了,今天该做事了。”冰稚邪刚要从床上起来,神情却变得有点不对劲。

“ding怎么了?”琳达见他的脸色变得很难,心里急了。

“呃啊……”冰稚邪痛苦的叫了一声,抱着头滚在床上。

“ding,ding……”琳达急切的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ding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冰稚邪满床打滚的叫道:“我……头痛……”

另一边,街道上,影跪倒在路灯旁,脑海中撕裂般的痛楚让他不断的用脑袋撞着地板,一套新衣服已被滚的破损不堪,但这仍不能分毫的减轻他的痛楚。过往的路人都着他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有的人想上去帮住他一把,可那骇人的痛叫声让人不敢上前。

过了十几分钟,痛楚逐渐消退,影精疲力尽的卷缩在地上,身体还在因余痛再不停的抽动,脸上满是流出来的口水。渐渐地,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……

酒店里,冰稚邪虚弱的躺在床上,琳达用湿毛巾擦拭着他额头上的血,她知道这一定是影磕出来的血,但这份痛苦又是什么?能让他变成这样。

冰稚邪的意识还算清醒,他无力的道:“我想喝水。”

琳达倒了一杯水,扶起冰稚邪喂到他嘴边,问道:“刚才怎么了?为什么会那么痛楚?”

“我没事。”冰稚邪一杯水喝完道:“就是有点头痛。”

“还要吗?”

“嗯。”

琳达又倒了杯水来:“不是一点头痛吧,的样子像生病了。还是受过什么伤,旧伤复发?ding,我陪去医院。”

冰稚邪道:“不用了,我没事。”

琳达关切道:“怎么会没事ding,刚才的样子很可怕。”

冰稚邪笑道:“真的没事。就像说的,旧伤复发,早就去医院过了,医院说脑部有淤血,按时吃药,做魔法治疗就好了。”

“真的?我没见吃药啊。”

冰稚邪笑道:“有影吃就可以了。”

琳达笑了:“那就好,刚才吓死我了。”

冰稚邪起床道:“吃完东西该办正事了,一会儿我先送回家。”

“有办法了?”琳达问。

冰稚邪拿出名单指着道:“我打算从这个人入手。”

“多米尼卡特洛萨。”琳达道:“他是个又老又色的赌鬼,还是个秃头,是帝国司法部的重要大臣,不过的确是扎尔博格来往很密切的一个官员。”

冰稚邪道:“就因为又老又色又好赌才选他,人有弱点才容易下手。”

琳达问道:“要怎么接近他?”

冰稚邪道:“篡权政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扎尔博格纵然大权在掌也会小心谨慎,我如果主动接近他身边的人,就算特洛萨不起疑心,扎尔博格或者其他的人总会疑心。所以我不主动接近特洛萨,我要让特洛萨来找我。”

“他怎么会主动找呢?”

冰稚邪道:“影昨天晚上监视了他一晚,他赌得很大而且输了很多钱。对于一个赌博总是输的赌鬼,最能吸引他们的……”

“就是一个总是能赢的赌鬼。”琳达接着他的话说完。

“没错。”冰稚邪笑道:“只要我能在赌局上赢到很多钱,他就一定会把目光放在我身上。”

琳达问道:“可是会赌吗?”

“我不会,但是有人会”……

影的意识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已经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其实他的意识并没有沉睡,只是剧烈的痛苦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了,他随时可以像冰稚邪那样清醒过来。只是他没有,他想暂时保持这种意识模糊的状态在休息一下,就像一个人累了想躺一下一样,即使是躺在大街上也没关系,他不在乎。

这不是一个独立的病房,但病房里没有其他的人。影刚要爬起来,房间的门却打开了,进来了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。

“我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影问。

“是我们医院的护士送来的。”医生了一眼身边的小护士。

护士道:“我倒在马路上,就把送来了。现在好点了吗?”

医生说:“我刚才给做了检查,发现的大脑受了很大的精神创伤,再加上的身体和意识很疲劳,才会让昏倒在马路上。”

影道:“我知道,谢谢。”

冰稚邪虽然睡了一晚,但影同样消耗了一晚,精神和身体状态依然处于疲惫的状态。

医生道:“小伙子,昨天晚上一定一夜没睡吧?就算年轻,也不能总这么熬夜,身体会吃不消的。至于的精神创伤,我想问有人用心灵魔法攻击了吗?”

“啊……嗯,是一个仇人。”影道。

护士道:“这个人也太恶毒了,就算有什么矛盾,也不应该用这种方法来伤害人。”她还以为这是同学或是同龄人之间闹矛盾的恶做剧。

医生道:“我已经给制定了精神治疗的疗程,按疗程治完就没事了。”

“需要很长时间吗?”影问。

医生道:“一两天吧。”

影想了想,冰稚邪现在已经在行动,自己的确需要休息才能保持冰稚邪行动的精神和体力,否则两个人都会垮下去,在这里休息一下也好。

医生道:“好好休息吧,艾米会在这里给做护理治疗。”

护士就是艾米,年纪不大,十七岁上下,白色的护士帽,绿色的头发,脑袋后面扎着两个小辩子。她把印有红十字的医护盒放在病床边的小柜上,从盒子取出了一瓶米黄色的药膏,拧了一些涂抹在影的额头和太阳穴上轻轻地揉搓起来。

影嘿嘿笑了。

“笑什么?”艾米手上不停,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影道:“被美女搭救,是一件很幸运的事,来我今天的运气一定不错,是不是?”

类别:

标签: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