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照片

虽然没有明确规定,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,项飞觉得对于业务往来中的吃请,关云天是有原则的,那就是该应付的场合,绝不推辞,不该吃的饭,一概拒绝。

夏主任愿意主动介绍朋友相识,项飞当然求之不得,但无缘无故接受人家的吃请,项飞觉得不妥,他坚持自己买单,否则就不参与。无奈之下,老夏只好同意,“好吧,你请客,不过朋友的人数可能不止一两个。”

“多多益善,谁也不会嫌朋友多,把你的朋友都叫来吧。”

项飞是养老项目的负责人,关云天给了他足够大的权力,请客吃饭自然不在话下,这种小事他完全可以自主决定,没有必要征得上级领导的同意。

老夏邀请了四位朋友参加当晚的饭局,尽管他的朋友抢着做东,但项飞有言在先,老夏只好声明:“我们事先已经说好了,今晚是项经理的,今后有你们请客的机会。”

酒桌上除了礼节性寒暄,就是喝酒,结果,所有人都喝得不少,项飞也有点醉了,回到宾馆一觉睡到第二天八点多才起床。

在老夏的指点下,加上D市有关部门为了表示对养老项目的支持,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,项飞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办好了各种手续,起码节省了半个月时间。

下午三点多,项飞接到老夏的电话,“项经理,听说养老项目的手续全办妥了,今晚有空吗?为你庆贺一下。”

“哎哟,这是我的正常工作,庆贺什么呀!不值得。”项飞没把老夏的话当回事儿。

“看你说的,办妥了全部手续,这也叫阶段性成果嘛,怎么不值得庆贺呢?”老夏当了多年的办公室主任,很讲究形式。

“什么阶段性成果呀?这只不过是按计划开展的工作,真正的项目建设,还没开始呢。”

“项经理,做任何事都不能着急,饭要一口一口地吃,工作要一项一项地做,既要工作,也要消遣,不能把玄绷得太紧!就这样定了吧,下班后在办公室等着,我去接你。”

大尺度浴室写真 纯白透明性感

“恭敬不如从命,好吧。”因为这段时间办手续,老夏给予了不少有益的建议,碍于面子,项飞不好过分拒绝他的邀请。

出席当晚酒局的,还是上次那几个人,酒过三巡,坐在老夏对面那位余经理举起酒杯,单独跟项飞喝酒,“项经理,听说贵公司已经办好了养老项目的全部手续,我们对此表示祝贺!”

看来这位余经理是当晚酒局的主人,出于礼貌,项飞当然得响应他的提议,“多谢余经理!我的酒量有限,咱们随便喝吧。”

老夏也不想让客人喝醉,“好,不要定量,随意喝,都别喝醉了。”

随后,另外三位朋友也要单独敬酒,项飞主动举杯,“我这酒量架不住车轮战,要不这样吧,咱们互敬,共同喝干杯中酒?”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三人看着老夏,好像是征求他的意见。

“就依项经理的意思,你们互敬,喝酒嘛,尽兴就好,谁喝醉了都难受,今后常聚就行了。大家相聚,不是为了喝多少酒,在一起聊一聊,相互交流,不是更好吗?”老夏知道这几个朋友酒量不小,但项飞是他请来的客人,他得确保项飞不被灌醉。

老夏表态后,几位朋友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喝酒上,余经理拿出一盒“软中华”,抽出一支递给客人,项飞摆手声明不会抽烟,老余自己点着吸了一口,然后说道:“项经理,你们的项目手续齐全了,下一步就该开工建设了吧?”

“是啊,按程序是该开工建设了。”

“项经理,你们这项目投资两个多亿,也算大项目啊!开工在即,请问施工建设单位确定了吗?”

“这个……,”项飞敏锐地感觉到对方有话要说,“实不相瞒,这些事情还没确定呢。”

“我有个朋友是做建筑施工的,他的企业资质高,有规模,实力强,做过很多大型工程,业内口碑很好,不知项经理是否有兴趣跟他见一面?”老余安排这场酒局,也许目的就在于此。

“这么好的建筑施工单位,可以参与我们的工程投标啊!”项飞很认真地说。

“投标?你是说需要通过招标确定施工单位吗?”

“当然!无论昌达控股公司,还是其母公司昌达集团,都是非常正规的企业,别说投资两三个亿,即使比这小的项目,也要通过招标确定施工单位。”

其实这件事的起因完全在老夏这里,如果不是他向外透露,他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朋友上哪里知道这样的信息?原来,老夏在他那个朋友圈算是比较有出息的人,毕竟民政局的办公室主任,虽然不算多大个官,但在他那帮土鳖朋友眼里,也算个响当当的人物。

老夏的朋友圈里确实有做建筑施工的人,由于近几年建筑市场萎缩,竞争加剧,很难承揽到像样的项目,不仅如此,甲方压款严重,结算期限延长,垫付资金比例越来越高,企业过得非常艰难。每次相聚,朋友都托他帮忙揽工程,但他所在的民政部门跟企业基本不打交道,他在单位的职务又不算太高,虽然大家抬举他,这些年来,老夏却一直让朋友失望。

这次昌达控股公司来D市投资养老项目,老夏觉得是个机会,但他不好跟项飞明说,便把消息透露出去,由他为双方接触创造条件,让他的朋友跟项飞提出承揽建设施工的要求。

本来前几天的那次相聚,他的朋友就想提出这一要求,怎奈那场酒局项飞执意要做东,否则就不参与,在那种情况下,老夏示意他的朋友不要轻举妄动,毕竟人家请客,双方又是第一次见面,再提出承揽建筑工程的要求,显然不合时宜。

过了几天,老夏以养老项目办妥了所有手续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为借口,再次邀请项飞相聚,对于如此频繁的聚会,项飞原本不感兴趣,在老夏的软磨硬泡下,他只好同意参与这场酒局。

听见老余提出承揽养老项目建筑工程的要求,项飞这才明白老夏一再邀他相聚的目的,不过那家建筑公司真要像余经理说的那么好,如果参加即将开始的工程投标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毕竟多一家企业参与竞标,甲方就多一种选择。

但是,项飞可能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,因为老夏和他的朋友根本就没想参与竞标,之所以一再跟项飞套近乎,无非就是想通过这层关系,直接拿到养老项目的建筑施工合同。

老夏对他的朋友比较了解,平心而论,他觉得朋友的建筑公司虽然有点实力,但要通过竞标胜出,他认为把握不大,如果能通过私人关系拿到合同,那就最理想了!

项飞刚才的回答,老夏认为那也许只是托词,他不无担忧地说:“项经理,工程招投标可不是一件小事,现在的项目建设指挥部,里里外外全凭你一个人忙活,还要进行招投标,你忙得过来吗?即使你精力再充沛,每天的时间也只有二十四小时,你总不能一刻也不休息吧?等你忙完了招投标,项目开工建设还不得拖到一两年以后?”

项飞当然是个聪明人,老夏这番话的意思,他听的很清楚,“夏主任的担心很有道理,但你看到的只是暂时情况,投资两三个亿的项目,怎么可能只有我忙活?用不了多久,公司还会派人过来协助工作。另外,我们集团公司有一套人马专门从事招投标工作,他们对于招投标可谓驾轻就熟,就本项目而言,建筑施工的招标根本用不着我操心。”

听了这话,老余心凉了半截,却仍然厚着脸皮说道:“项经理,凭借咱们这个关系,你怎么也得有所照顾呀!”

项飞哈哈一笑,“照顾?怎么照顾?建筑施工单位只能通过竞标确认,谁也不可能搞特殊,别说我没有那样的权利,就是我们的董事长也不可能那样做,你们建筑公司不是很有实力吗?资质又没问题,那就正大光明地参与竞标呀!”

老夏原本信心满满,现在也有点泄气,但他并未完全放弃,“养老项目的主体工程看来必须通过招标确定施工单位了,还有那么多辅助工程呢?比如说室内外装修,环境美化绿化,等等等等,这些由项经理直接掌控的方面,工程量也不小吧?”

“对呀,建筑面积近十万平方米的项目,这些方面的工程量甚至不少于主体工程,项经理,你可别忘了老朋友啊!”

职场上的人,真是自来熟,这才见过两次面,认识时间还没超过一个月,在他们那里竟成了老朋友!听见这样的称呼,项飞感觉有点哭笑不得。

“要我说,你们最好还是回去准备竞标材料,争取在主体工程竞标中胜出。现在前面的事还八字没有一撇,谈论后面那些事,不是浪费时间吗?”

(本章完)

类别:

标签:

1